当前位置:首页 > 故事会 > 皇帝故事

唐太宗与侠客

来源:鬼大爷故事网时间:2020-07-11作者:佚名

    唐朝贞观十一年,一天,唐太宗李世民随身带了几个侍卫,亲自登门去左武卫大将军秦府,探望秦琼的病情。
    按说,李世民贵为皇帝,是不能轻易上大臣府上去的,但是,一来李世民与秦琼等人是生死之交,关系非同于一般的君臣;二来李世民原是个开明通达的皇帝,从不摆皇帝的架子。
    谁又知道,一声通报进去,出来跪接的人却有一大班。
    唐太宗乐呵呵地忙叫:“起来,起来,这里不是朝上,大家免礼吧。”
    站起来一看,除了秦琼,还有尉迟恭、程咬金及柴绍等人,他们也是相约了前来探病的。
    秦琼将皇上及一应朋友请到厅内坐下。唐太宗先问了秦琼的病情,过后一一询问尉迟、程、柴的情况。待问到柴绍时,忽然看见柴绍身后站着一个瘦瘦小小的青年人,脸型微见瘦削,但俊雅清贵,器宇轩昂,两眼炯炯有神。
    唐太宗笑道:“柴爱卿,你身后站的是哪一位?”
    这年轻人上前一步,跪倒在地叩拜。
    柴绍代他回答:“这是臣弟柴绛。”
    唐太宗猛然记起来,问:“莫非就是人称壁上游龙的那一位?”
    柴绛道:“回禀皇上,这是江湖上的人叫着玩儿的,当不得真。”
    唐太宗戎马一生,极是好武,平日里光是名弓就收集有300多把,听说天下有什么异能的人,总要千方百计收罗在自己手下。他早听说柴绍有一个弟弟,轻功甚是了得,只是半信半疑,今天碰巧遇到这么一个好机会,如何肯放过?他笑道:“卿且起来说话。朕听说你自小习武,身轻如燕,这话可真?”
    柴绍道:“回皇上的话,臣弟跑得快一点是有的,说会飞檐走壁,却是添油加醋的话。”
    程咬金粗着嗓门道:“皇上,身轻如燕还是身重如猪,这是一试便明白的事。皇上若要看他的真本事,试一试不就得了?”
    唐太宗道:“程将军快人快语,就这么办。朕去侍卫中叫个跑得快捷的人来一比如何?”
    程咬金道:“叫什么人?就老程一个,他逃我追,追不上是他身轻如燕,追上了他是壁上游虫。如何?”
    唐太宗道:“朕正要一观柴卿特技。柴卿,你意下如何?”
    柴绛垂手道:“回皇上,这主意好是好,只是四处乱跑了,众大人未免看不真切,就限在大厅里吧。”
    众人道:“如此更好。”
    说着,秦琼令人将桌凳家什挪过一角。
    这时的程咬金,虽已上了年纪,但仍身手不凡。他霍地脱了官服,束一束腰带,道:“小柴你小心了!”说着,张开蒲扇大的两只手去抓柴绛。
    且说秦琼府的正厅虽然宽大,但柴绛深恐惊了皇上,不敢在唐太宗的身前身后躲闪,这么一来,地方已经缩小了许多;再加上他要在皇帝面前卖弄,所以开始只是耍些小巧的本领,并不急奔高纵。他见程咬金伸手抓来,只是轻轻巧巧地一闪身,倏地转到程咬金的身后。如此一连三把,都抓他不着,逗得众人哈哈大笑。程咬金被笑声一激,抓得兴起,索性手脚并用,又是挥臂又是扫腿,但柴绛滑如游鱼,竟连他的衣角都没碰着。
    尉迟恭道:“老程,我来助你一臂之力!”
    说着,尉迟恭也脱了官服,帮着程咬金一起阻拦起来。尉迟恭貌若粗鲁,其实粗中有细。他或声东击西,或急进急退。他一加入,确实给柴绛的闪躲造成了一定的困难。尉迟老程二人原来就长得人高马大,在这么个厅中伸腿伸胳膊地一张,犹如一张大网一般。柴绛见这正是自己献技的一个好机会,如何肯放过了?就施展开轻功满厅地游走起来。这一施展,只见柴绛身子犹如一溜轻烟,来去如电,一时身法似鬼似魅,足不点地一般。众人见了不由齐声喝起彩来。
    这喝彩声明明是在取笑尉迟恭和程咬金两人的无能,这叫他们如何咽得下这口气?只见尉迟恭向程咬金使了个眼色,两人立即并肩一站,各自张开手,从厅这头缓缓向那头拦去。这招果然灵验,柴绛左右闪动,几次均被拦了回来,只好步步后退。眼看再下去就要被逼入厅角束手就擒,只见他蓦地一纵飞身上墙,脚一点,像一只大鸟一般飞过两位将军的头顶,飘到厅中央,直气得程咬金哇哇大叫。
    这一特技引得在座众人没一个不目瞪口呆,好一会儿,才鼓掌叫出好来。
    唐太宗站起来,双手轻轻一拍,道:“两位将军手下留情,柴卿快快谢过了!”

    柴绛微微一笑,躬身向两位将军致礼,然后又转身站到柴绍身后去了。
    只见他气不喘心不跳,神情平和,丝毫不露恃艺傲物的神色。
    唐太宗心知两位将军心里不服,就笑着对柴绛道:“看了柴卿刚才这番身手,令朕想起赵国公向朕夸他府上守备森严,屋里从未丢失过什么东西,柴卿就在今晚为朕去赵国公府上看一看,是否果真如此?”
    柴绛跪地应道:“遵旨。但不知皇上要不要臣取点信物回来?”
    唐太宗略一思索,笑道:“赵国公新打有马鞍一副,甚是精致,卿就去取它的两只镫回来吧。”
    这一天的君臣聚会就这样散了。
    回宫后,唐太宗随即着太监通知赵国公:“今日夜里有人前来赵国公府盗鞍,还望爱卿有备无患。”
    赵国公长孙无忌接到通知后是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,不知当今皇上怎么会有如此一番关照,总不会是小贼事先与皇上打过招呼了。但是既然有皇上来说,自然不敢怠慢。于是赵国公即刻叫人将新鞍取来,放在自己书房屋里,然后调拨府上的侍卫,里三层外三层地严加防守。转而一想,又觉不妥,就亲自将新鞍提到后院厨房外的柴堆边,用心将新鞍掩上,又吩咐府上武功好的两名侍卫伏在暗处看守,命令他们不论别处有什么动静,都无须他们插手;一面又取来一副旧马鞍用布捂了个严严实实,放在大厅正中。
    这夜三更时分,赵国公府高墙上突然出现一个黑影,倏的一下飘落在大天井里。守候在四周的侍卫仆人见了,齐声高呼:“不要走了盗贼!”谁知这蒙面人并不逃走,只是绕着墙脚急奔。众侍卫马上兵分两路前后堵截。这人奔得正急,猛的一个收步,“噗”的一声倒在地上。众人只当他受了伤,一齐欢呼着扑将上去,只见他突然间又一弹而起,直奔大厅中的马鞍,守候在马鞍旁的两人还未弄清是怎么一回事。只觉得一股大力推来,两人把脚不住,跌跌撞撞直往后退,等他们把住了脚挺起长矛刺去,这蒙面人已提了马鞍飞窜至后院而去。
    侍卫长大叫:“快,快,截住他,别惊了后院大人!”
    众侍卫提了灯笼一窝蜂地随后赶去,只是这人的轻功委实了得,一眨眼工夫,已不见了踪影。
    且说守在厨房边暗处的两个侍卫,听见前面的呼声一阵急似一阵,他们以为来人果然上当,心中暗喜。不料,只见柴堆后转出一个蒙面人来,手里提的正是一副马鞍。这一惊非同小可,两人连忙提刀跃出,大声吆喝着去追,追不出十步,这人已一跃上了高屋。随手将马鞍搁在屋顶上,自己则如飞似的走了。
    两个侍卫虽然一身好武功,可是于轻功这一道,与之一比却相差甚远,只好去取来一根长竿,倚在屋旁,然后手握长竿,一捏一上,一捏一上,几下上了屋,幸喜马鞍尚在,但仔细一看,不由大叫:“孔彪,我们中了他的调虎离山计了,快照看柴堆下面的那只!”
    下面姓孔的那个这才醒悟过来,赶紧翻开柴堆,下面的那只新鞍还在,但两只脚镫早已不翼而飞。
    想来是柴绛早已神不知鬼不觉地隐身赵国公府,将他们的布置安排一一看在眼里,然后假装中计,耍弄他们一番,趁机盗走旧马鞍,再利用旧鞍来施展他的“调虎离山”计,这才最后割了脚镫而去。
    第二天早朝,柴绍带了这两只脚镫来上朝,代弟上呈给唐太宗。
    唐太宗笑着对赵国公道:“由此看来,爱卿府上的戒备,还有可乘之机,可见凡事总是谨慎为好。”
    直说得长孙无忌脸上一阵白一阵青的。
    唐太宗连续两次试了柴绛的功夫,心里很是高兴,就问柴绍,他弟弟可愿意来宫中当侍卫教头。不料柴绛这人生平是闲散惯了的,竟婉言谢绝了。

    唐太宗贵为皇帝,要封什么人做官,人家原是谢恩都来不及,他之所以先征求一下柴绍的意见,原是碍于亲戚面上,给柴绍个面子。柴绛既然不识抬举,他也只好作罢,不过还是吩咐了一句:“柴卿既然淡泊功名,还是到京都以外的地方去放一个闲官吧。”
    皇帝的话就是圣旨,柴绍不敢不依。
    3天后,柴绛就被派到他们的家乡临汾当地方上的一名武官去了。
    说穿了,这也是一般当帝王人的心理:这么高来高去的人,既然不肯俯首为我所用,留在京城里岂不是祸患?但是,一年后,赵国公长孙无忌府上又出了一件事。早些日子,唐太宗御赐给长孙无忌一条“七宝带”。这带宽3寸长3尺,上面镶满了珍珠、碧玉、翡翠、玛瑙、珊瑚、猫儿眼、夜明珠、祖母绿什么的,晶莹美艳,放眼看去,只见一片奇幻夺目的光彩,价值连城。
    这样珍贵的东西,要请人代为收藏自然是不放心;深埋在地下吧,如何甘心?想来想去,还是藏在自己的“枕函”中最为稳妥。所谓枕函,是枕头下做有一只扁扁的抽屉,正适合藏这些宝贝。卧房白天是连一般下人也不准入内的,夜间搁在自己的头颈之下,实在是万无一失。自从那夜被柴绛盗走了鞍镫以来,长孙无忌至今心有余悸。好在柴绛是个有身份的人,并非寻常的鸡鸣狗盗之辈,何况眼下他身在千里之外,这才多少使长孙无忌心安。
    且说这天夜里,约莫四更时分,长孙无忌睡得正香,猛觉得颈上一凉,一个嘶哑的声音在说:“赵国公大人,小人段师子,今夜冒犯了。听说大人藏有御赐的七宝带一条,珍贵无比,可否供在下一观,过几天自当奉还,决不食言。”
    长孙无忌睁开眼睛一看,只见一个蒙面人手执一柄雪亮的匕首顶住了他的脖子,一手已在抽他枕函中的抽屉。
    长孙无忌毕竟是打仗出身的,他屡从李世民南征北讨,大阵仗见得多,颇有胆气。
    他吸了一口气,从容道:“壮士,兴许你自己还不知道,眼下壮士已被困在屋里,再难逃逸。咱们做笔交易:你丢下刀,我护送你出门。这样两不吃亏,如何?”
    果然,就在说话间,屋外突然响起一阵脚步声和刀剑的碰撞声,听声音不少于100人。原来长孙无忌早在床后装有一个机括,用脚尖轻轻一点,就能惊动府上的侍卫。
    门外有人在大声叫:“大人没有事吧?”
    那人嘿嘿冷笑道:“大人,我劝你还是别动的好,一动即死。小的既然来了,哪有空手而回的?”
    说罢,从从容容地从枕函中取出七宝带,塞入自己怀中,然后猛地用匕首在床架上一按,倏的一下飞起来上了梁。只见他手攀椽子吊在空中走了几步,过后用匕首几下捅开屋瓦,一缩身上了屋顶。
    赵国公早一跃而起,放声大叫:“快,快,贼子上屋走了!”
    然而已经迟了,等众侍卫上墙上屋,这人早没了踪影。
    赵国公丢了御赐的宝贝,不敢声张,吩咐众人千万不要对外张扬。
    早晨,他托妹子长孙皇后将这事报告了唐太宗。
    唐太宗想了一会儿,陡然间灵光一闪,想起一事,悄悄与国舅说了。
    赵国公急忙修书一封,假装托柴绛在晋地代办一件要事,派了个强壮精干的人,换马不换人,连夜直送临汾,吩咐他务必亲眼见到柴绛本人才是。
    这差役也真好本事,居然一天十个时辰地飞驰而去,在累死了3匹马后赶到了柴绛的官邸。
    柴绛听说赵国公派人送急信来,忙整装出来,并吩咐好酒好菜款待这个赶路赶得半死不活的差役。待事成之后,又送他返回京城。
    这差役回到赵国公府,长孙无忌立即将他传入书房,细细询问了柴绛接见他的前后经过,然后急报皇上。
    唐太宗听后心里甚是失望。原来虽也听说国内有个名叫段师子的独脚大盗,但传说已死,近年再没听见他作案的消息。而盗七宝带的那个自称“段师子”的人轻功卓绝,似乎更在段师子之上。世上除了柴绛,更无第二人。
    所以唐太宗刻意要赵国公派人飞马去查明真相,不料柴绛安之若素。这么看来,又似乎不是他下的手。
    那么,这又能是谁呢?幸好,差役回来后的第三天,赵国公府接到一篮冬笋,说是一个小厮送的。
    厨子取出冬笋,下面旧布包中有一只锦盒,盒中赫然是御赐的七宝带。
    赵国公看到七宝带,火速派人去抓了那个送笋的小厮来。这小厮只是个街头的小混子,从没见过这么大的官,只吓得他叩头如捣蒜,结结巴巴道:“这……这是刚才一个……一个老……老和尚叫小的……送的,说……给50文钱,别的小的……实在……实在不知。”
    说着,抖颤颤打怀里摸出那50文钱来。
    赵国公又派人找遍了附近几条街,哪里还有什么“老和尚”?既然七宝带已回来,他也只好作罢了。
    当天,长孙无忌又将这事报告了皇上。
    唐太宗听后,不禁连连摇头,感叹道:“这也是朕一时的多心,着他出京……其实,朕如果一心为国为民,自然洪福齐天,百神呵护;若朕为害百姓,此人要取朕首级也如探囊取物,实在是防不胜防。”
    然而,这件盗七宝带案,到底是段师子干的,还是柴绛假托段师子之名干的,却始终是个谜。
    唐太宗的喟叹,兴许正是柴绛想跟唐太宗说的话吧!

    更多精彩故事,请关注微信公众号:鬼爷讲故事

上一篇:戳破的窗纸

下一篇:王吉瓦块鱼

标题:唐太宗与侠客
地址:https://www.tutufoto.com/gsh/huangdi/61758.html
声明:唐太宗与侠客为用户上传,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,不代表本站立场。

猜你喜欢